浮山有位贤者老师
2018-07-20 07:26:55
  • 0
  • 0
  • 15

       


浮山,是安徽省五大名山之一。她的山水,孕育过和孕育着无数优秀的人。施仲岳先生,就是其中的一位。他的家,就在浮山的西山脚下,村名浮渡。施仲岳先生,生平以教书育人为职业,口碑颇嘉。

施仲岳先生,辞世已经多年了。因为他曾教过我们初中三年级的地理课程,加上有一些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所以我还时常想起他。

1981年9月到1982年6月,我在浮山乡【今名浮山镇】鞠隐初中复读。我读的是301班,班主任是李长权先生。

仲岳先生教我们班的地理课。当年地理也是安徽省中考必考科目之一。那时,他其实已经退休了;因为学校缺好老师,就又特意聘任了他。

据浮渡村医生王士红先生说,仲岳先生家是个书香底子,好几辈都是靠读书出名的。

他的叔父施乐渠先生②就是其中的一位。乐渠先生的《浮山吟》很有名。乐渠先生曾做过国民政府某市的银行行长等职。解放后,荣任人民政协委员、安徽省文史馆馆员等职。

文革期间,施乐渠先生被指责为汉奸,理由是向日本鬼子出卖过中国地盘。就是这个施乐渠却义正词严地反驳道:“当过国民政府的官不假,但我没有出卖过自己脚根下的一寸地盘,更不要说我们中国人头顶上的一寸天盘了!”……

施仲岳先生,为人热情,才思敏捷。

过春节,家家户户必须贴春联。这是大好事,再穷也要贴啊。除非谁家老了人。----这是我们家乡的古道常礼。

上个世纪60年代,人们的生活较难,春联都是手写的。往往一个村子也难找到会写毛笔字的,更不用说写得精美的了。

浮山公社双岗大队祖庄的一个社员,特地慕名跑五六里路到仲岳先生家,求他给写春联。

仲岳先生家,在双花大队。仲岳先生热心地接待他,随手就铺纸,裁纸,书写起来。许多小对子写好后,到最后才写大门对子。

大门对子,大家都讲究。仲岳先生问清他的姓名后,略一思考,又拎笔沉着庄重遒劲地写道:

“迎接新年好,桃映万户红。”

接后写横批:“八方同庆。”

原来这人姓方,名迎桃。在那个经济困难的年代,仲岳先生的文字、才能和好心,肯定会给人们带来好多的温暖和安慰啊。

施仲岳先生,1921年生人。先生早年读过私塾,再读浮山中学,1942年桐城中学毕业。先生国学古诗文底子厚实,诗词歌赋都精通。解放后,他成了共和国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。

他曾在义东小学任教导主任,当时这所小学是全县五所名校之一。后来他上调到教育局从事教研,工作了八年。不料,1958年反“右”时被认定为右派分子。先生被开除公职,回乡改造,接受贫下中农管教……

一直到1978年回岗,1981年才平反,执教鞠隐初中毕业班语文课。

据原义津镇教委主任施国应先生说,仲岳先生复职后还给全县初中语文教师上过示范课,很得好评。

他教我们班地理时,苍颜华发,铁骨丹心。课上,他东西南北地说着,“时区”“区时”地讲着……他的粉笔字写得慢而有劲,沉着且内敛,黑板也跟着他的字画发出铮铮的响……

我们当时都喜欢神采飞扬的那种,并不喜欢他的字体;尽管人们背地里都说他的字最好。

1982年浮山乡鞠隐初中中考成绩名列全县第一,欢声雷动,县内外都有反响。我班就有外乡外县的好多位同学。

1985年7月10日上午,我们那年的中考精英们回校联欢。那天,鞠隐初中教职工几乎都参加了。

联欢会活动程序:一是胡德新校长讲话(当年的校长是鲍信祥先生,他已经退休了)。二是教师代表发言。三是学生代表致感恩词。四是文艺表演。五是午餐。六是师生篮球赛。七是师生自由活动。

轮到仲岳先生代表教师发言时,会场静悄悄的。

室内回荡着他那亲切动人的话语,令我难忘——

为历届高飞同学回校联欢献词

【施仲岳作于1985年7月9日】

亲爱的同学们:

不知是什么风,把你们从大江南北各个住点,吹回来了。

这是空前未有的惠风,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和无穷的欣慰,充满了母校每个人的心!

你们这样热爱母校!你们这样尊师重教!你们这样年少多情!

你们已是高飞的鹏鸟,扶摇千里,直上云霄,然而你们不忘起飞点,心恋旧巢,愿借夏季回风,来到这个你们曾经被孵育过的地方,瞻仰一下她的旧貌新颜,重温一下抚育者的情爱!

你们也像离梁的乳燕吧?几个春天过去,又回到旧家庭院,杂树繁英,绿阴花影,且暂徘徊,寻找旧时痕迹,呼吸少时的空气,欣赏当年的依稀风景!

你们更像离娘的儿女,还思恋昔日的摇篮,此刻回到母亲的怀抱,作一次亲切的“母子谈心”,以慰别后的怀念!

旧巣——摇篮——母校,此刻的风光何似?

梧桐高大浓绿,杂花鲜艳茂密,千红万紫,鸟语莺歌,犹似当年。围墙,校舍,台阶,石径……,增多了岁月的斑纹和风雨的足迹。

花卉更新了,同学更新了,气象更新了,一切更显得这么美好,然而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!

老年教师加重了苍颜花发,中年教师脸上加深了皱纹;青年教师风华正茂,朴实严谨,任重而道远。

“古之学者必有师”,“学而有成者不忘师”。孔门弟子,记下老师的言行而为《论语》,宋玉景差等整理屈原的诗文而为《楚辞》……毛主席始终推崇徐特立,周恩来忘不了南开大学,鲁迅先生忘不了幼年的熟师……古今中外,不用多言。

什么是师生之道?

她是光明正大的爱,她是庄严真挚的情,这种爱情的产物就是文化的传承,科技的发展,人类文明的进步!

今天你们回校联欢,师生共聚,畅叙高情。这不是一般的聚会,而是有着深远的意义的师生联欢。通过欢聚交流,我们的风义友谊更加深厚,必将形成尊师重教、建设家乡一股强大的力量!

愿诸君共同干杯吧!

他的致辞,与别人的讲话连在一起,不用比较,我们真心地佩服仲岳先生:他那文才,他那热情,他那博学儒雅,他那长者风范!

联欢会后,我和几位同学还特地到他的办公室。我们就问起他年轻时的情况。他说,要不是划右派,在县教育局岗位上可能干出点大的成绩来。他说一生多灾多难,唯独在教育岗位上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快乐和归宿。幸喜老来赶上国家政策好啊!……

我们师生谈话范围很广,话题也很多。记得他向我们提出一个带有学术性的问题:《孔雀东南飞》中孔雀为什么不西北飞呢?

虽然我们在师范学校学过这首东汉乐府长诗,可就是答不上来。过了会他主动和善地说:“孔雀,是一种灵性瑞鸟,它喜欢暖湿的环境。古语云:天倾西北,地陷东南。东南方低湿温暖,适宜它生存,而西北高原干燥寒冷,不适宜它生存。焦仲卿、刘兰芝二人婚姻爱情,理应寻找到适合他们生活的环境。可当时社会家庭环境冷酷不允许他们有美好的生活,所以只能以悲剧结局……”

我们当时都笑了。

1994年,浮山镇老教师姚劲遒先生也回忆说:

施仲岳先生国学底子好,学问有根。诸葛亮《前出师表》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。”

为什么诸葛亮不说,“此诚危急存亡之春(或夏,或冬)”呢?

仲岳先生是这样解释的:

春种,夏耘,秋收,冬藏,这是规律。秋收,是农民将今年的谷子收割,脱粒,晒干。这个环节很重要,如果做不好,谷子坏了,年底无藏,明春无种,就会造成饥荒。这就是说,秋收很重要。“秋”字,更说明蜀国正处在危急存亡的关节上。这是诸葛亮对蜀汉政权局势准确地判断和表述。因此,文中的“秋”字应理解为“关键时刻”,而不应只解释为“时”或“时候”。“ 时刻”,表明时间的节点;“时”和“时候”,都表明时间的节段,两者是有明显区别的。“秋”字,还为下文作者抒发“报先帝”“忠陛下”的思想感情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施仲岳先生还说过:课堂教学时,对教学要点必须理解准确,否则会误导学生。不能迷信教学用书,因为书是人编写的。

后来,我一直没见过仲岳先生。

直到1990年的一天上午,他和几位老友路过我任教的学校。这所学校也是他当年执教过的地方。

地点相同,景物全新。在短暂的交谈中,我知道:他参加了马鞍山采石矶“太白楼诗会”,活动中有诗作发表。可惜我未能亲聆拜读。

仲岳先生给我留下的实物,就是1985年联欢会上的《献词》钢笔手稿;我知道,这是他留给我的墨宝。我时常拿出来看一看,虽然我不懂书法。我早就想写点关于他的文字,可总是写不成。

今天,我终于把藏在心底的话掏出来,让更多的世人知道施仲岳先生,知道他的故事、他的才学和他的为人!

谨以此文怀念我们的一位好老师,施仲岳先生!

愚生学撰一首古风敬颂仲岳先生,赞曰:

秉承正儒学,善做教书人。学生怀念您,泰山玉峰青!

交谈听流水,书法见风神。文章惊四座,雅兴乐群英。

浮山有才子,云海红日生。才名传世远,好在德人心。

附注:

①本文是根据施仲岳先生著作《荫萝词翰》的相关信息而修正的。此书是施仲岳先生之子施大琦先生、之孙施乃扬先生,于2016年3月29日请彭鹏先生转赠给我的。

②施乐渠先生的有关信息,请查阅“中国•枞阳”网中的“历史名人”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